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

探源“懷藥”太行山

 1月13日,家住沁陽市太行山腳下的毋小伍老人,像往常一樣帶著鐵鍬、鐵鉤、小鋸等工具,向太行山進發。

  這一次,毋小伍帶領了幾位客人——市懷藥行業協會會長馬明仁、懷藥文化研究愛好者宋寶塘等人,走進神農嚐百草的地方——神農穀。

  與毋小伍挖野山藥賣錢的目的不同,這幾位客人進山主要是研究野生品種,選育懷藥新品種。

  今年65歲的毋小伍是沁陽市西向鎮行口村農民。與很多沿山村民一樣,他從小就跟著長輩到神農山采挖野生山藥、地黃、菊花、牛膝等。

  我市北部太行山的沿山居民,至今保留著采挖野生山藥、地黃、牛膝、菊花的傳統。

  長年累月上山采藥,毋小伍的雙手磨出厚厚一層老繭,手指上的條條裂紋像鋸齒一樣。沿仙神河一路北上,毋小伍在一個亂石坡上停下腳步。他彎腰采挖野山藥的身影,仿佛在訴說古老的故事……

  相傳上古時代,我市北部太行山上,野生地黃、山藥、牛膝、菊花漫山遍野。夏、商、周時,沿山一帶農民在上山砍柴、采摘野果時,發現地黃、山藥、牛膝、菊花等野生植物具有滋補和保健作用,就采集服用。先民經過不斷試驗後,把野生地黃、山藥、牛膝、菊花從山上移植到田裏,進行人工栽培。經過幾千年的流傳繁衍,這四樣物種以其獨特的品質被賦予地域文化特色,蜚聲海內外。

  說太行山是“四大懷藥”的發源地,並不是沒有根據。翻過神農穀東麵山頭,就是神農山老君窪,這裏至今仍保留有山藥溝、地黃坡、牛膝川、菊花嶺等古地名。醫藥名家趙曦主編的《“四大懷藥”的研究與應用》一書稱:“太行山小北頂的老君窪有野生山藥,當地稱鐵耙齒山藥,係懷山藥的原種。”

  1920年,溫縣番田村人李井壽在沁陽太行山小北頂老君窪大月溝山坡上挖得一根野地黃原種,經與家種地黃雜交,培育出抗蟲害、抗澇、產量高的懷地黃新品種“金狀元”。為了探索懷山藥中的珍品一一鐵棍山藥的種源,1985年,當時的沁陽縣醫藥公司在太行山上采集了20多公斤野生山藥進行馴化試驗。實踐證明,懷山藥的原種來自神農山山藥溝等地。

  專家認為,“四大懷藥”均係太行山裏的野生物種,經馴化而成為栽培品種。我市北部的太行山是一個純天然的植物基因庫,也是支持AsiaGaming選育懷藥新品種的後方基地。

  □“四大懷藥”起源傳說

  懷川大地上,至今仍流傳著眾多關於“四大懷藥”起源的神話傳說、曆史故事。

  相傳,上古時候,五穀和雜草長在一起,藥物和百花開在一起,難以分清。炎帝神農氏身患重病,為了治病,他帶領文武百官、妻室家眷,跋山涉水,廣走民間。一日,神農氏一行來至懷川,看到綠葉如蓋、花團錦簇的美好景色和秀麗奇絕的靈山(今神農山)風光時,他大發感慨:“真乃神仙福地,藥山矣!”遂在此辨五穀、嚐百草,登壇祭天,終得四樣草根花蕊和水服之,不日痊愈。神農氏令山、地、牛、菊四官守護四樣草根花蕊,因人而得名“山藥、地黃、牛膝、菊花”。

  雖然這一傳說無法得到證實,但神農氏品嚐成千上萬種草藥,其積累下的藥物知識都被篆刻記載下來,並不斷得到後人的驗證,逐步以書籍的形式固定下來,這就是中國最早的中草藥學經典《神農本草經》。這本藥物學經典把懷川“覃懷地”所產的山藥(薯蕷)、地黃、牛膝、菊花列為國藥中的上品。如今,沁陽市共有100多個與神農氏相關的地名與傳說。神農山海拔1028米的紫金頂,相傳就是神農氏登壇祭天的地方。

  有關“四大懷藥”的起源,還有一個流傳久遠的傳說。相傳,公元前1066年,周武王伐紂,率諸侯之師由戶縣出發,行軍至懷府。時值六月天氣,酷暑難耐,又加上將士遠途跋涉征戰,十之八九累困病倒。懷府百姓早已對殷紂王深惡痛絕,聞知義軍患疾,紛紛以自家所種菊花、地黃為將士們清熱消暑,以牛膝熬湯為其調節筋骨,並讓將士們食用山藥滋補體質。數日後,義軍元氣大振,揮師北上,取得了牧野之戰的決定性勝利,並一舉攻克朝歌。周武王即位後,為了報答懷府百姓的恩情,率百官親臨懷府,舉行了盛大的封賞儀式,把這四種神奇之藥賜名為“四大懷藥”。從此,“四大懷藥”成名遠揚,並成為曆代皇室的納貢之品。後來,懷府官員、百姓為了紀念這一盛大封賞儀式,遂將封賞地小鎮更名為“大封”(現在武陟縣所轄的大封鎮)。

  □傳承千年種植文化

  如今,在我市溫縣、武陟、沁陽等地,種植“四大懷藥”的農民口頭流傳著很多俗語:“刨牛膝看條,刨山藥看毛”“抓住一年,可當三載”“吃多了,人受不了;種多了,地受不了”……這些俗語代代相傳,是農民數千年種植經驗的總結,是我市“四大懷藥”種植文化的體現,更是農民對懷藥神秘感的一種敬仰。

  2006年9月,在博愛縣的一個西漢古墓中出土了三根陶質的山藥,專家經研究認為是鐵棍山藥。同墓出土的還有冥器汽柱陶鍋和鐵鍋,有幾段折斷的山藥在汽柱陶鍋中放著,汽柱陶鍋又放在鐵鍋內。經專家鑒定,它們應該是西漢早期煮山藥的鍋。據此可知,懷山藥在西漢早期已開始人工栽培並食用。

  “四大懷藥”發展於唐、宋,盛行於明、清。《博愛縣誌》有這樣一段記載:唐高宗永徽元年(公元650年),黃河中下遊流域發生瘟疫,孫思邈聞訊來到今博愛縣月山寺西側、丹河東岸的圪壋坡,掛牌行醫,為百姓治病。他以懷藥為主要原料,大量製造屠蘇酒等防瘟藥劑,廣為散發。當時用於製藥的野生懷藥供不應求,孫思邈便帶動當地百姓廣泛種植懷藥,用於製藥防病,不但遏製了瘟疫,而且在當地丹河、沁河兩岸形成了民間種植“四大懷藥”的傳統。

  後來,孫思邈在今南太行一帶采藥長達30年,先後撰寫《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各30卷,合稱《千金方》。唐高宗永淳元年(公元682年),孫思邈病逝於圪壋坡。宋徽宗崇寧二年(公元1103年),孫思邈被追封為“妙應真人”,後世稱其“孫真人”。當地百姓為紀念孫思邈遏製瘟疫流行、開辟懷藥種植的豐功偉績,便在圪壋坡依山修建了規模龐大的藥王廟,長年祭拜,並規定每年農曆正月初一至正月十六為廟會,天長日久便在廟前形成了一年一度的藥材大會。如果這段史實確鑿,焦作民間大麵積種植“四大懷藥”的曆史至少有1350年了。

  據可查的曆史記載,懷藥的傳播始於唐、宋時期。據《沁陽市誌》記載:曆代商人先後通過絲綢之路將懷地黃、懷山藥、懷牛膝、懷菊花傳入西亞和西歐諸國。明代鄭和下西洋時,又將懷藥帶入東南亞、中東、東非、南非諸國。到了明末清初,“四大懷藥”的生產、銷售已經形成了規模。

  隨著曆代藥農的生產實踐,“四大懷藥”的品質不斷提高,炮製工藝日益完善,種植麵積越來越大,產量也越來越高。清光緒庚子年(公元1900年),僅武陟縣就產地黃20萬公斤、菊花2.3萬公斤、牛膝5萬公斤。

  近年來,“四大懷藥”的種植技術不斷得到傳承和發展。2008年,“四大懷藥”種植與炮製工藝被列為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上一篇:06年5月25日“四大懷藥”國標正式公布實施   下一篇:穿越千年,探尋“懷”姓曆史
首頁 | 公司簡介 | 企業文化| 商品展館| 聯係AsiaGaming
聯係方式:400-9946660
瀏覽本網站及使用有關資料須受本公司之法律聲明